二丫

只会写尬文的某丫_(:з」∠)_

非常emmmm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说

*ooc,文笔渣,雷     

        人生也不过寥寥数十年,聂怀桑是聂家历任家主中活的最长命的一个,他这一生,最开始的时候活的悠闲,后来,却不再悠闲,当了家主,得知了聂明玦身亡的真相,精心谋划替他复仇,复仇完成之后,便不再隐藏自身锋芒,这个将聂家带到底端的人,最后将聂家带入了顶峰,他这一生可谓是精彩至极。不过就算如此,也避免不了走火入魔、暴体横死的下场,他也曾试过各种法子,可终究还是没办法完全破解,只能让后人们慢慢去探索了。
        忘川河畔,奈何桥边,三生石旁,一位面容和蔼的老妇人一碗一碗的给亡魂们递着汤,很快就轮到了聂怀桑,只是他接过汤之后,却不肯饮下,只是望着前方奈何桥上的开的火红彼岸花,只见花不见叶。聂怀桑微微叹息了一声,对着孟婆问道:“我可否在这里等一个人?”
        孟婆看着他,回答道:“老婆子我也不懂人世间的种种爱恨情仇,其实喝下这碗汤,也不失为一件好事,人若是有缘,便是入了轮回也是再次相见,但要是你执意要等你那人,那就等吧。”
聂怀桑日日站在那忘川河畔,有时望着河水发呆,有时看着那些转世投胎的亡魂,有时与孟婆聊聊天,有时就看看那刻画着自己三生的石头,从而得知了原来自己三生都与他有缘,心中忍不住一阵欢喜。
        等待的日子总是漫长的,但当高大的身影出现的那一刻,聂怀桑就知道自己的等待并没有白费。其实,记忆中的那个人的身影早已模糊,毕竟他已经离开自己很久了,只记得那人有着坚实的后背,而孩童时期的聂怀桑经常被他背着。聂怀桑走上前去,想去确认下是不是他,却不想那人却先他一步开口,“怀桑?”带着询问的语气,那一刻聂怀桑几乎都想哭了,不过亡魂不会流泪,只得点头,然后牵住了他的手,再次见到他,想对他说无数的话,但到了最后,千言万语汇成一句话,“大哥,我好想你。”那人揉了揉他的头,低声说了句:“抱歉,让你等久了”。
最后,聂怀桑对着聂明玦说出了自己的期望,“我们一起走吧。”
        既然生不能同裘,死亦不能同穴,那便一起转世吧,更何况他们还有一世缘分呢,注定相守。

又是一个神经病段子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第一人称,ooc,雷

*我发现我的文和段子,都是从桑桑的角度去写的,所以我想换个角度来试试看,还有就是,使用第一人称,是因为比较容易写


大家好,我是聂明玦,就是那个除了杀温狗和练刀之外其他一概没有兴趣的聂明玦,号赤锋尊,是聂家的宗主

我是一个做事雷厉风行、让人又敬又怕的人,因家族的修炼方式的原因,所以我的脾气挺火爆的

我在世家公子排行榜上排名第七,所以我拥有众多的男粉以及女粉,只不过不知道为什么,我的男粉总是比女粉们热情

我有一个弟弟叫聂怀桑,他真的非常的废,总是沉浸在游湖画扇中,对于修炼,可以说是非常怠惰了,我真的很想把他捆起来每天胖揍一顿

他喜欢随身带把扇子,可是每次佩刀都不知道放哪,我怕我哪一天控制不住会直接把他剁成两半

他很喜欢收藏一些东西,年少的时候除了那些之外,还喜欢收藏春宫图,因着那堆东西,他对修炼和学习之道,一点都不上心

总有一天,我会把他的收藏品全烧了!

其实他小时候挺可爱的,可是长大后却令人如此的操心,唉!

可能有人会说我太过暴力,怎么可以那样对待亲弟弟?可是我又不能护他一辈子,要是哪天我走了怎么办?谁来护他?




雷声

*ooc,文笔渣,雷


是夜,不净世早已陷入沉寂,所以人都在睡梦中

闷热的夏季,聂怀桑睡的极不安稳,今晚闷热的太异常了,带着些许预兆

“轰隆”一声,打雷了,伴随雷声到来的,是一场暴雨,雨声雷声混杂着,把聂怀桑吵醒了

其实本来也没什么,被吵醒了大不了接着睡呗

可是此时的聂怀桑还小,他与众多同龄孩童一样,是极怕打雷的

人在极其害怕的情况下一般都会想起一个人,是的,聂怀桑想到了他大哥——聂明玦

他不敢独自一个人待在房间里,接连不断的雷声让聂怀桑几乎是跑着去聂明玦房间的

到了房门口的时候,天空中传来一声震耳欲聋的雷声,吓得聂怀桑抱头蹲下惊叫了一声

聂明玦因为这声惊叫醒来了,于是翻身下床查看外面究竟出了什么事情

刚打开房门,就看到门前有一个小孩蜷缩成一团在那啜泣着

“怀桑,怎么了?”聂明玦开口问道

“哥、哥哥。”聂怀桑抬头看着他,“打雷,我怕。”

聂明玦无奈的看着他,对他说道:“进来吧。”

在睡觉的过程中,也有雷声不断传来,于是聂怀桑便往聂明玦怀中缩了缩,手中紧攥着聂明玦的上衣,聂明玦没办法,只好轻抚聂怀桑的后背以示安慰


小段子

*ooc,雷,现代,小学生文笔

*写的比较仓促,凑合着看看还是可以的(其实平时的也差不多),emmm其实写这篇,不是有脑洞想写,而是想扩列然后出来的脑洞

——————————————————————————————

古代有春宫图,现代有种子

古代在家中珍藏着,千方百计不让家中长辈找到

现代在电脑里面珍藏着,千方百计不让家中长辈看到

有多少人为了防范长辈,使出了浑身解数

聂怀桑就是其中之一,他敢信誓旦旦的保证,他绝对把那些种子,放入了一个又一个文档,改了名,就差点给加密了

然而,防火防盗防长辈,没防过自家兄长

他无论如何都想不到,聂明玦会在他看种子的时候,突然间进来,直接把他吓萎了

他真心觉得,应该在门上挂一个牌子,上门写着“进屋请敲门”

其实聂怀桑有些庆幸,开门的是他大哥,不是他父母,要是父母,估计现在腿已经被打断了,并且他大哥并没有打小报告的习惯,所以父母不会知道这件事情

不过比起这些,还是考虑该怎么和大哥解释自己看GV的事情?要不直接坦白算了

就在聂怀桑还在想的时候,聂明玦先开口打破这尴尬的局面,“爸叫你下去,有事情要跟你说。”就在聂怀桑起身欲走的时候,聂明玦盯着他说:“上来后把那些东西全部清掉,明天我会检查你的电脑。这次的事情下不为例!”

现在聂怀桑的内心只有一句话,“夭寿啊。【哭】”

——————————依旧废话——————————

扩列的那个看评论↓


*格式是古代写信的格式,最前面那句话是信封上面的

*第一人称,有私设,雷,文笔渣

抱歉我又违约了(忍不住发)【土下座】

 

背景:桑桑的设定是重生,然后就是重生之后跟大哥生活了十几年,有一天桑桑就不见了,大哥一直在派人找桑桑,然后三年之后,大哥收到一封桑桑写的信

—————————————正文开始——————————————

聂明玦 亲启

 

兄长台鉴,拜启者

       大哥,许久未见,可还安好?很想知道你收到这封信的时候心情,是兴奋这么久终于有我的消息了?还是恼怒我这么久都没有联系你?我想应该是恼怒大过兴奋吧,非常抱歉一直没有告诉你我的消息。还有就是大哥放弃找我吧,我不希望你找到我。而且我觉得大哥你知道下面这些事情之后,你应该也会想将我逐出聂家吧。

       大哥你知道续命术吗?它不仅可以给人续命,而且还可以防止走火入魔,不过这是一个失传很久的禁术,也是一个被人们遗忘的禁术。但是不可思议的是,关于它的资料居然还现存于世,只不过因为它的隐蔽性,很少有人知道,是的,我在偶然间得到了它,不过,失败了呢,真的很可惜,本来还想为大哥做出点贡献之类的。而且我通过一些事情,明白了原来歪门邪道要比正道容易多了,非常适合像我这种天资极差的家伙。大哥现在应该很生气吧?但是大哥你想想,这两种同样是修道啊,而且我也从未害过任何人,反而可以利用我所修之道去救助人,何乐而不为呢?只不过我觉得就算这样说,大哥你也是不会认同的吧?不过也没关系,毕竟现在我们除了血缘关系了,已经不会再有任何联系了。还有就是,我打算隐居了,享受一下与世隔绝的日子。

       大哥我跟你说,我在这个过程中,认识了一个朋友,他对我很好哦,他一直在帮助我,以后的日子他也会一直陪着我,这样就不会一个人孤单了呢。感觉以后隐居的生活应该会十分快乐吧。他的形象应该跟此时大哥你想的形象不同,他只是一个普通人,跟我差不多大,非常的活泼有趣,感觉是个非常好的朋友呢。

       大哥,就当怀桑已经死了吧,我也不会出现在你面前的,而且我也找好了隐居的地点,是个非常隐蔽的地方,我也不会再出现在世人面前,大哥你知道吗,当一个人决心隐藏,那么没有人可以找到他。

       大哥,其实我

顺效顺祝

                                                                                               弟怀桑谨启

——————————下面是对内容的补充——————————

 

续命术:需在子时进行,在实施前用施术人的血画上阵法,施术人站在阵法中央,辅以咒术完成此术,失败率极高,非血缘关系之人实施此术成功率几乎等于0,血缘越相近,成功的几率越大(但也大概10%左右),以命换命,若是成功的话,受术人可得到10~20年的寿命,也可降低走火入魔的几率(这个几率大概就在80%~90%)。但是不管成功或是失败,施术人都会献出生命,这个过程也是痛苦的,只不过要是成功了的话,手上会浮上一个咒印。因为此术的代价和极高的失败率,所以便没流传下来,而且也因为它的特性,被列为禁术。

 

以下,是你们可能会有的疑问的解答

Q:“他”是谁?

A:“他”是续命术资料的持有者,他祖先就是此术的创始人,祖先是个非常有天赋的人,也是这个家族唯一踏入仙途的人,他祖先将此术的资料封存在祠堂内的一个非常隐蔽的地方,没人找到过,“他”有次躲在祠堂的时候,无意间找到了那份资料。

Q:桑桑施术成功没?

A:成功了,信是他在之前写好然后交待“他”三年后交给大哥。

Q:桑桑是怎么得到那份资料的?

A:其实这就是我设定桑桑是重生的原因,因为他在前世一次夜猎的时候,无意间遇到了“他”,顺手就救了“他”,而且遇到“他”的时候,两个人年纪都挺大的了,然后“他”是没有娶媳妇的,所以也算是孤家寡人一个,然后得知桑桑是仙家之人,为了感谢桑桑的救命之恩,就把资料给了桑桑。然后这一世,他们提前相遇了,在十八岁的时候,至于为什么这次又会给桑桑,少年,你相信一见钟情吗?而且桑桑也问了“他”。

Q:最后那句话为什么没写下去?

A:因为桑桑的犹豫和时间快到了,而且这是信纸上的内容(其实我有想过要不要竖着打字,把字放到右边),我个人有点完美主义,想着信纸上要是有一个墨团,我有点受不了,还有就是,看最后面。

Q:最后的结局是怎么样的?

A:好吧其实这是我想说的,大哥并没有放弃找桑桑,毕竟是自己的亲弟弟嘛,走错了道路大不了就想办法拉回正途,拉不回来就砍了喽,自己再自裁。只不过,寻找多年,未果。然后大哥作为一个历代聂家家主里面修炼最为精进的人,也是寿命最长的一个。

补上一段怀桑当时写最后两句话的心理活动:

为什么会把两句写出来呢?好像是下意识的就写出来吧,可是,该怎么写呢?其实我成功了?其实我都是骗你的?其实我很想一直陪伴在你身边?其实我已经死了?其实我想让你找到我?其实我......爱你?不不不,怎么可能写的出来,而且,时间不是快到了么?那就这样吧


emmmm,要是还有疑问的话,可以在评论下面问的,还有就是,信的格式要是不对,请帮忙指出来,文里面要是有什么问题也请指出来,拜托了【土下座】

还有就是下篇真的七夕发!因为想的是一辆车,有点卡脑洞

emmm,哥哥带弟弟出去玩的故事

*人物ooc严重,雷且智障,小学生文笔

*预警:人设崩的一塌糊涂,前方弟控玦上线

*关于称呼:一部分是因为我的恶趣味,还有一部分,我觉得五岁的桑桑会叫聂大哥哥,而不是大哥,毕竟小时候还不会觉得这昵称过于亲昵


一曲笙歌春如海,千门灯火夜似昼。

    聂家小儿前几日在家仆口中得知,每年到元宵节的时候,街上会有很多花灯,还可以看烟花和猜灯谜,猜对还可以得到奖品,甚是热闹,当然这种活动都聚集在晚上。但是,聂怀桑今年才五岁,聂宗主和聂夫人怎么可能会放他一个人出去,而且他问过他爹和娘,都被拒绝了,如此一来,只能求助他的哥哥——聂明玦了,可是他哥哥会答应吗?

    于是在元宵节到来的前一天,聂怀桑便去问了聂明玦。

    “哥哥”聂怀桑叫道。

    “怀桑,有什么事吗?”聂明玦摸着聂怀桑的头问道。

    “哥哥,你知道元宵那天民间的闹花灯和猜字谜吗?”

    “知道,怎么了?怀桑想去吗?”

    “嗯嗯,想去。”聂怀桑猛地点头道,用满怀期待的眼神看着聂明玦,“哥哥可以带我去吗?爹和娘不带我去,也不准我一个人去。”

    “可是......那些活动都是在晚上。”聂明玦有些无奈的说道,毕竟他也才十三岁,不见得父母会放心的把幼弟交给他,让他带着出去玩,而且,要是走丢了怎么办?

    “我知道,所以哥哥的意思是不能带我去吗?”聂怀桑有些沮丧,看着自家弟弟失落的表情,聂明玦心软了,于是便对聂怀桑说:“可以哦,不过我们得偷偷跑出去,不能被爹娘他们知道。”

    “好!”

元宵节当天

    在吃完元宵后,休息了一会,聂怀桑便与聂明玦偷偷溜了出去。

    街上张灯结彩,犹如白昼,人流量也很多,所以聂明玦紧紧的牵住了聂怀桑的手,防止他走丢。聂怀桑看着眼前眼花缭乱的花灯,甚是兴奋,于是就拉着聂明玦的手,东走走,西瞧瞧,看到什么新奇玩意都要买,聂明玦心想还好今天银子带的够。     

    不一会儿,怀中就堆满了吃食,至于玩具,就全放在了乾坤袋里面。因为要抱着那些东西,所以聂怀桑挣脱开了聂明玦牵住他的手,聂明玦只好抓住他的手臂。于是他们就一路买东西,赏花灯,然后他们经过一个猜灯谜的地方的时候,聂怀桑停了下来,聂明玦疑惑的问他:“怎么了,怀桑?”聂怀桑费劲的腾出一只手,指着前面的灯谜说:“哥哥你去猜。”“好吧。”虽然有些不情愿,但是如果是弟弟说的话,那便去做吧。

    聂明玦抓着聂怀桑的手往前走去,走到灯谜前。摊主看到他们走近前来,就跟他们说:“小弟弟要来试试看猜灯谜吗?猜对十道有奖品哦。”聂明玦点了点头,道了声要。(ps:我也不知道古代猜灯谜是怎么样的,查了一下也找不到具体的游戏规则,只知道会有奖品拿)

    灯谜前有一些人在那里苦思冥想,看到有一个小孩说要参与,觉得有趣,便将目光投放到了他身上。聂怀桑没想到,只是去参加个灯谜而已,居然会有这么多人注视着他们,于是就向聂明玦旁边靠拢,聂明玦摸了摸他的头,示意他不要害怕。

(过程不重要,结果最重要)

    聂明玦答对了十道灯谜,围观的人惊叹不已,摊主给了聂明玦一把扇子,并说道:“小弟弟挺聪明的啊。”聂明玦道了声谢,带着聂怀桑从人群里挤出去,并把扇子给了聂怀桑。(ps:路人的反应我觉得不会太过度,因为灯谜不是很简单)

    快乐的时光总是容易使人忘记时间,这场游玩是由聂怀桑太累然后想睡觉结束的,然后在回程的路上,聂明玦背着聂怀桑,向聂家仙府走去

    至于现在的不净世的情况,是这样的:聂宗主偶然发现自己的两个儿子都不见了,便猜测他们有可能是偷溜出去了,因为前几天聂怀桑问过他可不可以带他出去赏花灯,于是乎就命令家仆去寻找,然而,到亥时的时候都没找到,他们也没回来,聂宗主非常的焦急和愤怒,整个聂家仙府都笼罩在一层紧张的气氛之中,所有人都害怕聂宗主突然间爆发,大气都不敢出一口,聂夫人也非常的焦急,毕竟自己的儿子才五岁,然后到现在都没回来,要是出了什么事情那怎么办?(ps:我不知道该怎么描述这个气氛,所以就紧张的气氛了)

    当然现在的聂家兄弟不知道他们有可能会被胖揍一顿的事情,现在的聂怀桑在聂明玦的背上睡的香甜,现在的聂明玦背着聂怀桑缓慢的向家走去。等到家的时候,聂明玦发现不净世灯火通明,有些不安的感觉,但是还是继续向前走去,有家仆看到了,便去禀告了聂宗主,他们回来了。

    聂宗主怒气冲冲的走了出来,聂夫人也跟着一起出来,刚巧碰见他们,走上前去,打了聂明玦一巴掌,并大喝道:“你们还敢回来?!”聂明玦被这一巴掌打的趔趄了一下,聂怀桑被惊醒了,看到了眼前怒发冲冠的聂宗主和眼中尚带有泪水的聂夫人,然后哥哥也只是低着头。

    聂怀桑从聂明玦的背上下来了,躲在聂明玦的背后低低的叫了声:“爹。”“亏你还记得我是你爹”聂宗主怒道,“之前跟你说过不准出去,你倒好,偷偷溜出去了。还有你,聂明玦!居然带着弟弟偷溜出去,还这么晚才回来,要是怀桑跟你走丢了怎么办!”聂明玦道了声对不起,聂怀桑被吓懵了,然后“哇”的一声,就哭了出来,聂明玦因为他这一哭慌了神,不停地出声安慰,聂夫人冲上前去将聂明玦推开,把聂怀桑抱了起来,轻拍他的后背施以安慰,聂明玦静默在一旁,聂宗主因为聂怀桑这一哭,气也消了大半,于是对聂明玦说道:“这件事情就这样算了, 你先回房里睡觉吧。还有,下不为例。”聂明玦点了点头,便向自己房中走去。(ps:写上一段和这段超级心疼聂大QAQ)

    聂怀桑在聂夫人的安慰下也从大哭变成了抽泣,他在聂夫人的怀里挣扎着,想要聂夫人把他放下,聂夫人察觉到了聂怀桑的意图,便将他放下了。然后聂怀桑追上了聂明玦,抽噎着对聂明玦说道:“哥......哥哥,对......对不起,我不.......不应该叫你......叫你带......带我出去的,对不......对不起。”聂明玦蹲下来微笑着捏了捏他的脸,道:“没事。”聂怀桑这时候看到了聂明玦的脸上有一边红肿起来,说了一句:“哥哥很......很疼吧,对不起,都......都怪我”说完又想哭的样子,聂明玦答道:“不怪怀桑,怀桑别哭哦,乖。”聂怀桑道:“我......我讨厌......讨厌爹,他......他是坏蛋。”聂明玦无奈的笑了笑,对他说:“走吧。”待走到聂怀桑房门口的时候,正要打开房门,送他进屋中睡觉,聂怀桑却抓住了聂明玦伸出去一半的手,说道:“怀桑今天想和哥哥一起睡,可以吗?”聂明玦将聂怀桑抱了起来,回答道:“当然可以。”然后两个人就回屋就寝了。(ps:我不知道我是怎么在电脑前打出这些字的,嗷呜,我也想要一个这样的哥哥)

—————————————以下是废话—————————————

emmmmmm,我下次发文时间是七夕节,见谅见谅

结尾依旧有废话

*现代,ooc,雷,小学生文笔,结尾废话多,跟文无关

*感觉最近南北蟑螂挺火的,所以就写了这个


聂家兄弟是北方人,北方的蟑螂,嗯,很小

这天,聂家两兄弟去了南方旅游,夏季的南方

然后在晚上的时候,去到了一个老市区的夜市,吃东西

然后,一只生物从聂怀桑脚下经过,刚好被聂怀桑看到了

然后聂怀桑跳了起来,抱住了聂明玦,大叫道:“大哥啊!蟑螂!有蟑螂!屌大的蟑螂!!!”

街上人纷纷侧目,朝聂家兄弟看了过来

聂明玦有些气愤,自家弟弟居然这么怂,会怕一只蟑螂,而且被人围观的感觉并不好

正想着把弟弟扯下来训一顿,然后他看着一个地方又叫道:“大哥,那里那里。”

聂明玦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心里不禁想到,南方的蟑螂,这是成精了。。。也明白了弟弟为什么会怕的原因了


emmmmmmm,我跟们讲件事,其实我昨天晚上,就是写那个女装的那篇的时候到今天下午,整个人的脑袋就是特别的混乱,写完女装之后甚至不敢打开word文档,因为一想到要写文头就不舒服,然后,下午的时候,我就买了娃哈哈,然后喝了,然后就感觉,卧槽,整个脑子都清晰了,写文也流畅了很多,是的,娃哈哈给了我新生


再次相遇(以前发过)

*之前发过,不过被我删了,emmmmm,我有些时候是挺神经病的

*ooc,引用了原文(有改动),第一人称,雷,小学生文笔,重生


“大哥啊!”我叫了一声,大哥听到这个声音,仿佛恢复了一些神志,转头向我望了过来,我捂着被大哥看上的一条手臂,拖着一条腿,努力地朝他那边挪,瞧见他不动了,含泪喜道:“大哥!大哥!是我,你把刀放下,是我啊”

  可是,还没等我挪过去,大哥就倒了下去。

  我从梦中惊醒了过来,已经好久没有梦到过那日的事了,感觉脸上有些湿润,伸手擦干。虽然大哥早已逝去多年,但我还是无法忘记那日一直为我遮风挡雨的大哥倒在我眼前的场景,就如同昨日才刚发生一般。

  不过事情都已经发生了,就算再怎么不想面对,也只能坦然接受了,况且已经过去这么久了,大哥已经再也不会回来了,我能做的只有打理好聂家的一切。只不过,我恐怕也坚持不了太久了吧,但是比起聂家的历任家主,我已经算是比较长寿的了。

  我正打算起来,然后发现,诶,这好像。。。。。。不是我的房间,可是看起来好眼熟,好像是我小时候房间的摆设,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有些惊慌。然后瞧了眼身上,诶!!!!!!!!!我、我怎么变成了一个孩童,看身形貌似才六七岁的样子。到底发生了什么?正在我为这件事情感到疑问的时候,门口传来了开门的声音,有个人进来了,并叫道:“二公子,该起来洗漱了”

  怎么可能!居然是阿瑾的声音,可是她,不是早就去世了吗?可是眼前的人确实是她。可是怎么可能啊!死去的人不可能复生的,不过联系我现在的情况来看,难不成,我重生了?假如我重生了的话,是不是代表着大哥现在还在,我抱着这种期待。等阿瑾服侍我洗漱完毕之后,我问了她:“大。。。哥哥在哪?”既然是回到七岁了的话,就必须模仿当时的言行呢,但是好久没叫“哥哥”这个称呼了。阿瑾回答我道:“大公子现在应该在校场吧。”听到了这个回答之后,道了声谢便飞奔出去,阿瑾在后面呼唤道:“二公子,慢点跑,小心别摔着。”可是,已经好久没看到大哥了,怎么可能慢点。

  我跑到校场的时候,大哥好像是刚练完刀,我有种恍惚的感觉,这是真的吗?这不会是幻境吧?大哥就站在我面前,我好怕,他突然间就消失掉,好怕他又丢下我一个人,一个人的生活真的好孤单,已经不想再体验第二次了。

  大哥看到我了,唤了一声:“怀桑。”真的忍不住了,我扑到了他的怀里面,哭了起来,抱紧他,害怕他消失掉。大哥愣了一下,然后不停的安慰着我。是真的吗?是真的吧,就算是幻境,我也想一辈子都待在这里面,不想再失去他了。

  我抱着他,抽噎着说道:“不要。。。不要再丢下。。我。。。我。。一个人了。”

  在我心情平复下来之后,大哥问我怎么了。我回答道:“我做了一个梦,梦见你不要我了,还把我砍伤了,后来我们又再次遇到了,可是哥哥你忘了我,然后又离开了我。”

  “哥哥,不要再留下我一个人了好不好”

  “可以护我一生吗?”

  大哥摸了摸我的头,道:“好,伴你一世,护你一生”


ps:第一篇文,也是第一篇有想题目的文,抱歉我取名废orz


比几句话多几句话

*ooc,小学生文笔,雷且智障,女装,现代


聂怀桑和魏无羡打赌赌输了,按照他们当时的约定,谁输了谁就要穿女仆装

约定的时间是周末,地点是聂家,服装是由薛洋友情赞助,至于观众嘛,就是蓝忘机、江澄等人(PS:不要问我为什么洋洋有女装,我也不知道(˘•ω•˘))

聂怀桑非常后悔跟魏无羡打赌,但是事到如今,也没办法了

于是现在的状况是,他在房间里面换衣服,魏无羡等人在隔壁书房等着

在他绑围裙的时候,门口传出“咔擦”一声,并且随之传来一个声音

“怀桑。”聂明玦叫道,然后,愣住了,聂怀桑也愣住了

大脑反应过来后,聂怀桑大叫:“大哥你进来的时候能不能先敲门啊!”

聂怀桑只想找个地洞钻进去

聂明玦用了半分钟的时间才让自己接受眼前这个穿着女装的的确是他弟弟

“聂怀桑!你可以给我解释一下你为什么会穿着那种衣服吗?!”聂明玦怒道

“大......大哥,这事说......说来话长。”聂怀桑正想着怎么给他大哥解释的时候,刚好一个电话打来了

挂完电话之后,聂明玦对聂怀桑说:“我今天晚上要参加一个宴会,所以晚上不回来吃饭,还有,下次要是让我再看到你穿那种衣服,信不信我打折你的腿?!”

聂怀桑向他大哥保证再也不会有下次之后,聂明玦便走了

至于隔壁书房的那几位,全程幸灾乐祸


ps:这次的对话和情节都挺尬的,抱歉QAQ。下一篇文是关于元宵节的,因为想让聂大晚上带着桑桑出去玩,然后想选一个热闹的,就选了元宵节,尽量在这个月下旬的时候发出来吧,虽然脑中已经有了个大概,但是在带出去玩的那部分卡住了。还有就是我想写双聂车(绝对不是几句话),然后就是感觉聂大的性格,很适合sm,但是吧,有个非常大的障碍,我不会写车

orz,而且也不知道米娜桑喜不喜欢

这次不是几句话了

  *ooc,还是第一人称,这次,emmmmm,不仅雷,而且智障,小学生文笔,现代


  我叫聂怀桑,读高一,家庭情况是父母早逝,但是我有一个大哥,因为没有父母,所以大哥是家里的顶梁柱,是个总裁来着的,听起来是不是很酷?但是事实上一点都不酷,因为我大哥非!常!凶!还很严肃。我很害怕我大哥,我真心希望他可以控制好自己的情绪,但是大哥除去经常凶我这一点的话,其实他对我挺好的。好了废话也不多说,今天要开家长会,是的,大哥去参加了,所以说为什么高中还要有家长会这种东西?【黑人问号jpg.】我简直可以想象大哥回来的时候是什么样的脸色,但是没关系,因为从父母逝去那一年开始,大哥就开始管我了,期间说过无数次要打我,但是没有一次实现,最后都只是骂了一顿,而且现在已经高中了,就更不可能会打我了,所以无论家长会结果如何,我都不用担心,所以我先去打游戏了。

  “卧槽!谁啊!拔我网线!”我大叫道,真的这种事情谁都无法忍受好吗?拔网线这种可耻的事情,不管对方是谁,都不可原谅!!!!!

  我气愤的把鼠标一摔,瞪着眼睛转过头去,然后.....卧槽!我现在逃跑还来得及吗?!刚刚大脑才反应过来,这屋子里,敢拔我网线的只有一个人啊,那就是我大哥!

  看着大哥发怒冲冠的看着我,我承认我怂了,不对,我得淡定,大哥,他是不会打我的,我始终坚信着这一点。

  “大……大哥,你回来了”我开口道

  “聂怀桑你可以告诉我这成绩是怎么回事吗?!我之前说过什么你都忘了吗?!”感觉大哥说这句话的时候,怒火都要从眼睛里面喷出来了。

  我的第六感告诉我接下来很危险,所以我低着头不说话,并缓慢的移动脚步,企图离我大哥远一点,好寻找机会逃跑,正在我转完身打算跑的时候,大哥就抓住了我的衣服后领。

  这剧情发展跟说好的不一样啊!!

————————接下来家暴现场,不方便描述—————————

好了这次事件到此结束

某桑用实际行动告诉我们,不要无数次撩拨一个人的怒火,不然后果不堪设想╮(─▽─)╭


其实,这个脑洞最开始的时候,真的只有几句话,大概也就一百来字,emmmm,然后不知道为啥,就扩写成这样了orz,不过,文笔一如既往的粗糙,见谅见谅(๑•ω•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