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丫媳妇是熊良呀~

感觉现在只有宝井太太可以抚慰我的内心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掌握不好大哥的性格啊,总是过于温柔了,受不了自己,好烦啊!

想去不净世偷桑桑,我不怕大哥!我真的不怕!

中秋有糖怎能无刀

*ooc,雷,小学生文笔,第一人称


又是一年中秋夜,中秋节,是团圆的日子啊

只不过,我家人早已逝去,又何来团圆之说

而这不净世,也未沾上半点节日气氛,冷清的仿佛不属于这世间

以往还有大哥陪着我,可如今早已物是人非

也罢,与月对酌吧,至少显得没那么孤单

在模糊的意识中,隐约有人走了过来,很熟悉的气息呢

摸了摸我的头,对我说道:“早些休息。”

我忍不住向眼前人抱过去,想如同小时候一般撒娇,让他别走

可是我却扑了个空,摔在地上,酒也醒了,原来,只是一场幻觉啊

忍不住自嘲的笑了笑,已逝之人,怎会再次出现在这世上?



有首词,我喜欢了好久,苏轼的水调歌头,大概是初二的时候接触到的吧,然后就一直喜欢到了现在,大概有三四年了,很美的一首词,也很容易勾起别人的愁绪,emmm,就这样吧

中秋快乐呀~

*ooc,雷,小学生文笔

*年龄一个15,一个20+吧

*注意是聂府不是不净世哦!所以背景不是原著的背景。


聂府

聂明玦房间

“嘿嘿嘿,大哥,你瞧,这是爹藏的桂花酒诶。”聂怀桑抱着一坛酒兴冲冲跑进了聂明玦的房间,坛壁上还沾着些许泥土,

“你从哪挖来的?”聂明玦皱了皱眉头,问道。

“就是那颗桂花树下嘛。”

“你是怎么知道的?”

“前几日,我听到爹跟娘说,中秋那天要把埋在桂花树下的那坛桂花酒给挖出来喝。听他们说已经有五年了呢,于是我就比爹快一步先挖出来了。”

“所以这是你偷来的?”聂明玦眉头皱得更深了。

“诶呀,都是一家人,哪来的什么偷不偷。”聂怀桑满脸的无所谓。

“不告而取谓之窃,给我放回去!”

“不要嘛~大哥,况且,是爹有错在先嘛,要不是他只愿与娘共饮,而不愿与我俩分享,我又怎么会去拿?”

“放回去!”

“我不要,被爹发现会被打死的。”聂怀桑抱着酒坛往后退了几步。

“我陪你一起。”

聂怀桑还是不愿意,猛地摇头。

“听话,先把这坛放回去。今年我陪你埋一坛,再过个几年你就可以喝到了。”

聂怀桑迟疑了一下,问道:“当真?”

“当真。”

“拉钩。”聂怀桑伸出了右手小指,

聂明玦将小指伸过去,同他拉了钩。

“那走吧。”

两人走到一个桂花树下,聂怀桑拿出一个小铲子,开始挖土,挖着挖着,突然间聂怀桑就抬起脸来,望着聂明玦说:“糟了,已经来不及了。”

“怎么了?”

“我拿完这坛桂花酒之后,为了防止被爹发现,就埋了一坛今年酿的桂花酒进去,现在已经没了,肯定被爹挖走了。”

“那现在去找爹吧,好好跟他认个错。”

“不行啊!大哥,我真的会被打死的!”

“......”

“大哥,真的不能让爹知道,还是我们两个把它给喝了吧,好不好?求你了。”

聂怀桑双手牵住住聂明玦的右手左右晃动着,想要通过这种撒娇的方式来让聂明玦同意他的话。这种方式虽然不适合他这个年龄,但是他成功了,聂明玦点头同意了。

“那回去吧!”

在回房间的途中,聂怀桑问聂明玦:“大哥,那你之前说的那个那还算数吗?”

“算数。”

“桂花酒大哥来酿好吗?想喝大哥酿的酒。”

“好。”

“怀桑。”

“嗯?”

“你还真的是个长不大的小孩啊,别人在你这个年纪也该懂事了。”

“嘿嘿。有大哥在的话,就算一辈子都不懂事,也没多大问题吧。”

真的拿这个弟弟没办法啊,聂明玦只得无奈的揉了揉他的头。

聂府某处

聂父感叹道:“这酒,放了五年,还是跟最开始没多大差别啊!”



中秋节,是有喝桂花酒这个习俗的,不过现在很少见了。还有就是,里面有写到一个放了五年的,我去查过,网上说,桂花酒放个3~5年会更好喝,不过要酒精度数高些的

照顾弟弟

*ooc,雷,小学生文笔

*文中的上衣我选择宋朝小孩常穿的对襟短衫,因为很容易穿,里面是配肚兜或者背心的,下面搭配条长裤。


 

聂宗主有事要离开不净世几天,碰巧聂夫人这几天又病倒了,卧床了几日,病也没有丝毫好转。于是,在聂宗主不在的这几天,照顾弟弟的重任,就要交给聂明玦了,聂宗主在临行前千叮咛万嘱咐,让聂明玦照顾好弟弟,决不能有丝毫差池。在聂明玦保证了无数次会照顾好弟弟之后,聂宗主才开始出发。

于是聂明玦就开启了照顾弟弟的历程。

1.穿衣  

聂怀桑今年约莫三岁左右,所以很多事情都需要别人来帮他做,比如说:穿衣服。早上,尚在熟睡的聂怀桑被叫醒了,迷迷糊糊的坐了起来,小手揉着惺忪的睡眼,还打着哈欠。其实给小孩穿衣服倒也简单,就是套件对襟短衫、穿条裤子就好。聂明玦先拿起了上衣,对着眼前的娃娃说:“抬手。”小怀桑也非常听话的把双臂抬了起来,于是上衣就顺利的穿好了,接下来就是裤子,也是非常轻松的就搞定了。只是给聂怀桑穿完鞋子之后他不肯自己走,张开双臂示意聂明玦抱着自己,聂明玦也照做了,接着聂怀桑便趴在他肩膀上继续睡觉。

其实聂明玦对于他今天早上的表现是有些诧异的,他这个弟弟,以往早上起来的时候,总是要闹闹的,今天却如此的听话,当真是不可思议。

2.吃饭

“啊。”聂明玦示意聂怀桑张开嘴巴,聂怀桑指了指自己的腮帮子,表示嘴里的还没咽下去。聂明玦觉得最麻烦的就是喂饭了,因为还要等喂完弟弟之后自己才能吃饭,唉。

等到还剩下小半碗的时候,聂怀桑就表示自己饱了,不想吃了,哄了半天也不肯,聂明玦也就任由他了。结果才过了一两个时辰,聂怀桑就跑到聂明玦面前说自己饿了。

“中午的时候你不是说已经饱了不想吃了吗?怎么现在就饿了?”

“那时候、那时候本来就已经饱了嘛。”

“可是现在也没吃的给你吃啊。”

“呜。”小怀桑现在看起来有些委屈。

“唉,走吧,带你去外面吃。”聂明玦有些无奈的揉了揉弟弟的头。

3.起夜

聂明玦被人摇醒了,黑暗中一团小小的模糊黑影,不用想都知道是自己的弟弟。

“怎么了怀桑?”

“哥哥...想、想尿尿。”

没办法,聂明玦只好带他去了茅厕。在把弟弟送回房间的途中,两人交谈了起来。

“怀桑,你今天好听话啊。”

“昨天娘跟我说,要是怀桑不听话,哥哥就会不喜欢怀桑了,不要哥哥不喜欢我。”

“我很喜欢怀桑哦。”

“怀桑也最喜欢哥哥啦!”

 

 

 最近很崩溃,完全写不出来文,本来一个打算在中秋节写好的文,刚写了个开头,嗯,不想写了,写不出来,明明脑海中都有个大概了。严重怀疑是不是最近没有吃好的原因。虽然不知道具体是什么原因,只不过我决定不再犯懒了,好好码个大纲再来写。emmmm,我也不知道下一篇文什么时候发,有脑洞但是写不出来,最近精神状态不太好,还有就是我高三了,emm,就这样吧

 

 



因为并没有人肯听我啰嗦这么多,所以就发lof上面了,也算是自己对桑桑和大哥的一些看法吧,虽然lof上也没人看我啰嗦,不过总有个说话的地


我很喜欢桑桑,很喜欢去构想他和大哥的一点一滴,我想要他一直都是清河“一问三不知”,想要他一直被大哥庇护着。其实说实话,我在看魔道的时候,我对他的感觉,就是不喜欢不讨厌,对我来讲,他只是一个书中的人物而已,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而且这个人物着墨不多,也没怎么吸引人。我是在一次偶然中注意到他的,当时群里聊天,然后跟人聊起了魔道,然后有人问魔道有什么cp,然后我们两个人就开始说了,我说了一个聂明玦和聂怀桑,但是当时的我,连这对cp存不存在都不知道,然后不知怎么地,就起了好奇之心,就想着要不要去找找看,然后就去百度了,然后理所当然的找到了,还找到了cp名是什么,也许是骨科吧,所以引起了一些兴趣,然后就开始找粮了,妈的,当时真的是,疯狂找粮,然后就找到了一个微博“清河聂家后援会”,当然里面关于双聂的也很少。当时的我,对双聂的态度,其实跟以往我喜欢的一些cp一样,就是刚开始感兴趣,然后慢慢的,就忘了。不过如果没有吃到那篇粮的话,估计真的会这样。

我看的入坑粮,是刀,看完之后,哭了。。。我强心脏来着的,但是吧,当时看完的时候,就怎么说呢,很心疼这两只。当时的泪点主要是两个,一个是桑桑死了,还有一个就是大哥就算是变成一具的凶尸(跟原著差不多的,就是少些凶性的),但是还是会保护桑桑。当时因为这篇文,我连续三天下午七点多的时候,去一个群里找一个朋友,跟她哭诉,真的哭了的那种,然后情绪就会稳定些,当然我不是连续三天都去看那篇文,那篇文准确来讲我看的不超过五次,毕竟刀,心脏受不了,我是去原著里面看了大哥死的那段,当然我也不是专门去看的,只是在原著里面找两个人同时出场的片段的时候,那段总是避免不了的。也是从那个时候开始,我更喜欢他们了,特别是桑桑,很心疼他,至亲在自己眼前殒命的时候,我想他大概是,极为悲痛的吧,毕竟是从小就照顾着保护着自己的大哥。我不知道他到底花了多久的时候,才走了出来,但是绝对不是一时半会,我也曾经失去过对我而言很重要的东西,一只猫,两年,我用了一年半的时间,才走出来那种悲伤的情绪,去接受它真的已经走了,再也不会回来的事实,但是有些习惯吧,就是改不了,我到现在都改不了突然跑出房间的习惯,我以前总是喜欢跑出房间找下我的猫,那现在也找不到猫了,所以自己也会觉得很奇怪。桑桑和大哥相处的时间更久,感情更深厚,我感觉桑桑一定有些习惯跟大哥有关,而且习惯是个很可怕的东西,因为它很多时候都是下意识的,其实想到这个真的很心疼桑桑,毕竟大哥已经不在了,然后因为习惯,桑桑下意识的做了些大哥还在的时候做的事情,然后就自己都觉得莫名其妙,为什么要去做?明明他都已经不在了。

我上学期,看到与妻书里面有句话,“与使吾先死也,无宁汝先我而死。”翻译其实很简单,与其我先死,不如你比我先死。其实这句话说的不错,后死的人总是要承担太多,悲痛、孤独、思念什么的,当然这句话千万别像原作者那样直接的说出去,虽然他后面有跟他妻子解释。

当然了,我也很喜欢大哥,也很心疼他,大哥,我不知道他在其他人眼里是怎么样的,但至少在我眼里,他是一个挺不错的哥哥,如果可以温柔一点就好了。其实他挺关心怀桑的,旧版中他经常背着桑桑这一点甚至可以看出来他有些宠他。还有就是,桑桑有很多春宫图,还有绝版的(这玩意居然还有绝版),要说大哥知不知道这件事情的话,其实我还真不清楚,毕竟我本人有买一些本子,放在家里,我爸妈不会动我东西,所以他们也不知道。但是我觉得,大哥作为一个经历过那个年龄段的人,我觉得他或多或少的知道一点,桑桑有在看那个东西,当然大哥绝对没看过。其实从桑桑可以买到绝版的来看,我觉得桑桑平时的零花钱不少,不然他哪来的钱?还有就是,如果大哥知道的话,还给他钱,可以说大哥对桑桑真的有些宠。

其实我一直在想,大哥很讨厌桑桑的收藏的那些字画扇子之类的东西,也说过无数次要烧掉,但也只有一次付诸以行动,那次还是因为气炸了才烧掉的,当然重点不是烧掉,重点是桑桑的那堆收藏品,是他多年来四处收集的,时间,我觉得对桑桑而言,很充足,关键是买这些东西的钱,估计也全是大哥给的吧,桑桑的经济来源就是聂家,聂家的家主是大哥,要想不让桑桑买那些东西,大哥完全可以断掉他的经济来源啊,这样还不用生气了呢,多简单!还有就是一个练刀的,就说那么一句话,就可以不练了,真简单。还有射日之征时,桑桑的佩刀居然在大哥的房里,这个哥哥可真难当,还要帮弟弟保管佩刀。还有大哥不肯将刀灵的事情告诉桑桑,我觉得是怕桑桑知道这件事情之后会有点承受不住,毕竟有些事实,越晚知道越好。

其实从这些地方都可以看出,大哥是有点儿温柔的,对桑桑也是真的有些宠。也许是我解读过度,不过在我看来就是这样。

大哥的性格其实我觉得还蛮不错的,要是不经常发火就更好了,不过除去容易暴躁这个性格,其实大哥人设,就是个,嫉恶如仇,非常正直,虽然冷漠严肃,但还是有些许温柔的人,而且大哥的身材,绝对的完美好嘛!身高和身材,天呐!真的超棒,所以我才没事就双聂脑内开车。

如果聂家没有什么刀灵没有什么副作用就好了,这样大哥就可以一直陪着桑桑,但是如果只是如果,永远都成不了现实。


梦中梦

*ooc,文笔渣,雷

*慎看!毕竟中元节我不可能写个什么全篇温馨的文,所以有些恐怖,当然这是我认为的,最近我怂了些

*结尾依旧有废话


    聂怀桑感觉自己睡的有些迷迷糊糊的,做梦都有些迷迷糊糊的感觉,梦境中的人有些模糊,梦里的声音有些吵闹,感觉自己只要凝聚一下注意力就可以马上醒来。

    可能是自己的意识在提醒自己还没完全睡过去,于是聂怀桑醒来了,感觉头有些晕晕的,聂怀桑缓慢的睁开了眼睛,结果才睁开一点,他就完全被吓醒了

    他看到床边站着一个人,或者说不上是人,因为更像是一个类似于影子般存在的东西,全身黑黑的,在自己看到的时候就“嗖”的一下,消失了,月光从窗口倾泻下来,照亮了“他”曾站着的地方。

    聂怀桑非常害怕,他想起来,却发现自己全身都麻了的感觉,眼睛睁开那一点之后就再也没办法继续睁大了,嘴巴也张不开,发不出去声音,他努力的想要从床上起来,却异常难做到,只是将腿曲起来了一点。他非常的急切的想要起来,终于,他睁开了双眼,发现这只不过是一场梦境,他看了看床边,发现并没有什么月光,或者说,今晚根本就没有月亮。这更证实了那是一场梦,不过因为这场梦,他也被吓出了冷汗,急忙下床跑到他大哥屋前,不知道为什么,他总感觉有些过于安静了,过于诡异的安静。他敲了敲聂明玦房门的门,这次门打开的很快,有多快呢,就好像有人专门在等着他敲门似的,他一敲门门就开了,然后聂怀桑爆发出一声尖叫,他看到了什么?!一个女人,长发女人,穿着丧服,吊在房梁上,两只眼睛已经被挖掉了,空洞洞的,脸上还有两道血痕,微笑着对着聂怀桑。

    聂怀桑“又”醒来了,他感觉全身都冰冷冰凉的,都是冷汗,他这回是哭着跑去聂明玦房间的,在门外用力拍门,哭喊着“哥哥”,聂明玦本来睡的挺好,一下子就被惊醒了,急忙的打开门一看,发现自家幼弟在那哭。

    “怀桑,怎么了?”聂明玦询问道。

    聂怀桑不说话,只是哭,聂明玦怕他着凉了,便先把他抱进房间,不停地低声安慰他,终于,聂怀桑的情绪开始稳定了下来。

    “哥哥,好可怕。”聂怀桑抽噎着说道。

    “怎么了?”

    “我梦到好可怕的东西,好害怕,就在这里,还有我自己的房间。”

“哥哥,你不是鬼吧。”

聂明玦听到幼弟说那句话的时候,忍不住笑出声。

“当然不是,怀桑,不净世是不会有鬼的。”

“怀桑要回去自己房间睡吗?”

    聂怀桑摇了摇头。

    聂明玦只好把他抱上床一起睡,聂怀桑一直紧抓着聂明玦的衣服,小小的身躯不停地抽动着,聂明玦轻抚他的背借此来安慰他,终于,两个人都进入了梦乡。

    第二天聂明玦醒来的时候,聂怀桑已经微微松开了一些手,正躺在他的怀里睡的正香,聂明玦轻手轻脚起床,以免吵醒他,今天是中元节,要做的事情很多,做法事、祭祀祖先之类的,总之是很忙的一天了,是绝对不能赖床的!

 ——————————————————


第一个梦,是自己之前下午睡觉的时候做的梦,当然还是有些许感动的了,当时梦里面的自己是挺害怕的,毕竟全身都很难动,我到现在还记得梦里的自己当时的想法:我是不是触电了?而且那个梦好真实啊,特别是梦里当时正在睡觉的我,我还没完全睡熟的时候就是做梦都是有些模糊的,不过跟现实还是有不同的,就是当时梦里是有阳光照射进来,而现实中并没有。

里面桑桑的反应其实大部分都是当时梦中的我的反应,醒来看到有个黑影“咻”的没了,然后很害怕,却发现自己起不来,然后就很急切的想醒来,整个人也是陷入了恐惧之中,终于,我醒来了,非常的淡定的睁开眼,我并没有害怕,毕竟以前有过一个差不多的经历,然后感觉脑袋沉沉的继续睡了。

 


*ooc、雷、第一人称


    我捡到了一只猫,一只异常凶悍的黑猫。它不准我触碰,却喜欢跟着我,如果我犯了什么错,它第一个凶我;如果我无所事事,它也是第一个凶我,无奈。
    也许有人会提出疑问,如果它这么凶,还不准我碰,那么我怎么捡到的?当然是因为,我刚开始遇到它的时候它很虚弱啊!躺在不净世大门前,整只猫都很虚弱,毛色看起来很黯淡,我当时抱它进来的时候它还很抗拒呢!还打算咬我呢!唉,想起来就想哭。
    它身体恢复之后,照样对我很凶,完全就没有一点感恩之心嘛!我有次试图去抱它,结果被赏了一爪子,欲哭无泪。
    有次我发烧了,但是我还是坚持没休息,该做的事情还是做了,虽然一整天都是晕乎乎的,到了晚上,贴床就睡了,但是我睡眠质量不是特别好,很容易醒来,睡觉的时候我感觉有个东西在我头上按着,于是我醒来了,结果看到,卧槽,好大一只猫!它依旧是那副冷冷的表情,手,不对,是猫爪按在我头上,叫了一声,什么意思我不懂,毕竟我听不懂猫语,但大概,是在关心我吧。我高兴的把手伸过去想摸摸它,虽然它一爪子拍开了我的手,但是这次没抓了,嘿嘿,有点小开心。
    跟这只猫相处了一段时间,虽然它依旧不亲近我,但是我知道,它还是关心我的。不知道为什么,它给我的感觉,很像一个人,很像...我大哥。唉,想起他,就容易哭,明明都这么大了,还好附近没人,只不过我忽略了,那只猫,在我准备抹掉眼泪的时候,它出现了,盯着我,在我以为它准备轻柔的“喵喵”叫来安慰我的时候,它又凶我了。怎么说,真是个,抓摸不透的猫。
    有天早上我醒来,发现头边有一个毛茸茸的东西靠着我,定睛一看,一只猫。它万年不变的严肃表情,这不过这次它没有凶我,只是俯下身来,舔了几下我的脸颊。我这次尝试去抱它,它没有再抗拒了,只不过也就抱了几秒,它就挣扎开了,不过挺开心的!
    从那之后,我再也没有碰到过那只猫,好像从人间蒸发了一样。我费尽心血都没能再找到它。其实有它没它也没多大区别,只不过是回到了之前的生活而已。
    看着绚丽的夕阳,忍不住感慨,最后,我仍是一个人。

哥哥我们成亲吧(゚▽゚*)

今天七夕,小小的聂怀桑硬拉着聂明玦出来看星星,并向他提出一些问题

“哥哥,牛郎和织女为什么每年才见一次?”

“因为天帝只允许他们一年见一次。”

“哦,那为什么只准他们见一次?”

“因为织女是天帝的女儿,是个织布的,每年都要劳作,天帝可怜她一个人生活,于是就准许她和河西的牛郎成亲,成亲之后,织女就不再管织布了,天帝就生气了,让她回到河东,只准他们一年见一次。”

“天帝好坏,对了,哥哥,喜鹊呢?”

“......”

“为什么看不到喜鹊?”

“因为隔太远了,所以看不到。”

“好吧。”聂怀桑显得有些失望,不过他很快就提出了新问题

“哥哥,互相喜欢的人就会成亲吗?”

“对。”

“那哥哥你喜欢我吗?”

“......喜欢”

“哥哥我们两个成亲吧。”

听到这句话的聂明玦差点没口吐鲜血,“不行!”

“诶......为什么?”

“因为我们都是男的啊,还有”聂明玦还没说完就被聂怀桑给打断了

“两个互相喜欢的男生就不可以成亲吗?”

“也不是说不行。”

“那就好了。”

正巧这时候聂宗主路过,他正想叫一下他们,谁知还没开口,聂怀桑就先说话了。

“爹!我要和哥哥成亲!”

聂宗主当场石化

聂明玦内心:不!爹,你听我解释!!!

七夕快乐~

上车乘客请站稳扶好

度盘链接:http://pan.baidu.com/s/1skMXu4d

微博链接: https://m.weibo.cn/5980090215/4145710456769881

两个链接都没用的请私我

还有就是,我其实不会开车来着的,所以车的那部分写的异常尴尬,但是这篇文就是为了开车写的,从最开始的脑洞就想着最后要开车,不然不完整,但是我又不会,所以写的可以说是异常艰难,再加上最近水逆,甚至有几次想直接删掉,就是很崩溃,一直卡肉,但是!正当我可以说是倒霉到家的时候,我有了一个媳妇!是我媳妇的鼓励才让我最后写完的,结尾可以说是一气呵成了。忍不住感叹一句,终于这个七夕节我又不孤单了(~ ̄▽ ̄)~ 

最后,写的不好非常抱歉【土下座】,中秋节那篇我会尽量写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