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丫(别关注)

过气写手别关注

今天重温老粮,突然翻到了那条说桑桑和大哥为什么身高差那么大的博,然后想到,哦!我看过!只是隔了一年多,而且当时只顾着找粮,更何况我心头的白月光文当时虐的我心脏痛,看着原文大哥死的时候哭了好几天,就没把这条博放在心上,接着就,忘了。。。

陈年旧粮救我老命!可惜有一些不见了,我还是好想再看一次那篇文,温家人去聂家要带走桑桑的时候,大哥挡在桑桑面前对温家人说:“要带走他就从我的尸体上踏过去。”可惜不见了,好早就不见了。

调整好自己的心态,不然像个怨妇,我不能跟某些人一样不分青红皂白的污蔑人,冷静冷静冷静下来!反正更完所有脑洞之后就走,忘掉昨天那些事,反正认识我的人知道我不是那样就行了。最重要的一点,不能为了个人恩怨不去明白那件事情就随便乱说人。以前那个跟人理论总会去确认自己是否说错的我怎么可以被怒气冲昏了脑袋!

就当做昨天不存在,网络暴力也好,ky也好,说我故意喷她也好,逼她退圈也好,想这么认为的人就这么认为吧,反正,清者自清吧。再者说,反正要走了,出了圈子就谁也遇不上谁,何必再去想着昨天发生的事情而给自己找不痛快呢?我呀,应该要活在开心中而不是愤怒中。

老子捧手心里的cp什么时候成了别人获取热度的工具


行,你推荐,老子就在这说,我跟其他人一起撑起圈子的时候你在哪?什么事情都打tag,蹭个热度蹭成这样?那是不是我们这些老人退圈的时候,都应该说一句,抱歉大家,我最近心情不好,我要退圈了。然后标题,占tag致歉,再打上双聂tag
用这种方式挂人,很厉害,月下思凡,随你推荐

兴奋过度的产物

*ooc,幼儿园文笔,雷

*结尾依旧有废话

———————————————————
聂明玦的手在不停地敲打着键盘,伴随着键盘敲打声响起的,是“叩叩叩”三下不急不缓的敲门声。“进来。”聂明玦说道。于是门外那人小心翼翼的扭动了门把,然后再将身子从门外探进了门内,轻声向在电脑前坐着的聂明玦问道:“大哥,你有时间吗?”

“有事快说。”

“哦,好。”

于是聂怀桑迈着小步子走到聂明玦身旁——途中还顺手牵了一把椅子——坐下。然后看着聂明玦敲键盘了半天,才开口说道:“大哥,今天是情人节。”

“那又如何?”聂明玦并没有停下手中的动作。

聂怀桑吞咽了一下口水,双手握拳紧紧地摁在膝盖上,眼睛死死的盯着...

捡到一个鬼弟弟(上)

   *ooc、幼儿园渣文笔、雷、爱情清水向

   *不定期更新

——————————————————

      聂明玦在森林里迷路了,这是他所意想不到的。他在森林外面时看到里面疑似闪过一个影子,于是脑海中便有了个强烈的念头——去森林里去看看,他也的确这样做了,不过后果就是,在返回时,怎么走都走不出去,他本想联系一下朋友,可是在打开手机的时候,却发现,没有信号。“是因为这里是森林的缘故吧。”他心想。在原地站了一会之后,聂明玦决定还是继续往前走,管他走到什么地方,总比待在原地什么都不做好。在十五分钟...

最近的事情真的很烦,还因为这件事情跟朋友闹了个不愉快,也因为这件事情让我下定了决心,我,酒稞,在码完现有的脑洞之后,再也不参与任何跟墨香铜臭作品有关的创作,另外这个号在最后一个脑洞码完的时候会弃号,不再使用。我码完那些脑洞的原因也只是想最后对双聂圈做出些贡献,不为其他。
还有,我很喜欢桑桑和大哥,我也会一直喜欢他们,但我在彻底的退圈之后不会再去接触魔道祖师和墨香铜臭的任何一部作品,其实也没必要接触,他们俩的形象早已在我的脑海中形成了。
最后,非常感谢墨香铜臭女士,感谢她创造出来这两个角色,希望她和她的粉丝以及她的黑粉以后都可以收敛点。
先已处于半退圈状态,粉丝我到一定时间我会再清一次。很抱歉,...

稚子(上)

*ooc
*只发了一半,另外一半过几天
*端午节快乐
*桑桑在末尾才出场

     彼时的聂明玦,也不过四、五岁年纪,他坐在门槛上,看着府中上上下下,一片喜庆的红色,家仆们也忙忙碌碌的准备着什么,每个人脸上都带着笑容,便知道月前父亲同他说的人,要来了。那是一个怎样的人呢?他不知道,他只知道这人以后就是他的“娘亲”了。聂明玦对母亲这个概念很模糊,在他的现有的人生历程中并没有过母亲这个角色,他母亲在他出生没多久就去世了,死因是产后血崩。他是被乳娘带大的,所以母亲究竟是什么呢?他不清楚,只是想:“大概同乳娘差不多吧。”所以他并不对那个人抱有什么期待感,只是隐约觉得...

今天是儿童节,聂怀桑看着自己手中唯一的一颗糖,狠了狠心,将它塞在了聂明玦手里,奶声奶气的说了句:“哥哥节日快乐,给你吃糖。”

————————————
( ͡° ͜ʖ ͡°)✧桑桑长大了,知道分享了,祝各位节日快乐!
不打tag了,看到即是缘分

© 二丫(别关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