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丫媳妇是熊良呀~

*ooc、雷、第一人称


    我捡到了一只猫,一只异常凶悍的黑猫。它不准我触碰,却喜欢跟着我,如果我犯了什么错,它第一个凶我;如果我无所事事,它也是第一个凶我,无奈。
    也许有人会提出疑问,如果它这么凶,还不准我碰,那么我怎么捡到的?当然是因为,我刚开始遇到它的时候它很虚弱啊!躺在不净世大门前,整只猫都很虚弱,毛色看起来很黯淡,我当时抱它进来的时候它还很抗拒呢!还打算咬我呢!唉,想起来就想哭。
    它身体恢复之后,照样对我很凶,完全就没有一点感恩之心嘛!我有次试图去抱它,结果被赏了一爪子,欲哭无泪。
    有次我发烧了,但是我还是坚持没休息,该做的事情还是做了,虽然一整天都是晕乎乎的,到了晚上,贴床就睡了,但是我睡眠质量不是特别好,很容易醒来,睡觉的时候我感觉有个东西在我头上按着,于是我醒来了,结果看到,卧槽,好大一只猫!它依旧是那副冷冷的表情,手,不对,是猫爪按在我头上,叫了一声,什么意思我不懂,毕竟我听不懂猫语,但大概,是在关心我吧。我高兴的把手伸过去想摸摸它,虽然它一爪子拍开了我的手,但是这次没抓了,嘿嘿,有点小开心。
    跟这只猫相处了一段时间,虽然它依旧不亲近我,但是我知道,它还是关心我的。不知道为什么,它给我的感觉,很像一个人,很像...我大哥。唉,想起他,就容易哭,明明都这么大了,还好附近没人,只不过我忽略了,那只猫,在我准备抹掉眼泪的时候,它出现了,盯着我,在我以为它准备轻柔的“喵喵”叫来安慰我的时候,它又凶我了。怎么说,真是个,抓摸不透的猫。
    有天早上我醒来,发现头边有一个毛茸茸的东西靠着我,定睛一看,一只猫。它万年不变的严肃表情,这不过这次它没有凶我,只是俯下身来,舔了几下我的脸颊。我这次尝试去抱它,它没有再抗拒了,只不过也就抱了几秒,它就挣扎开了,不过挺开心的!
    从那之后,我再也没有碰到过那只猫,好像从人间蒸发了一样。我费尽心血都没能再找到它。其实有它没它也没多大区别,只不过是回到了之前的生活而已。
    看着绚丽的夕阳,忍不住感慨,最后,我仍是一个人。

评论(6)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