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丫媳妇是熊良呀~

梦中梦

*ooc,文笔渣,雷

*慎看!毕竟中元节我不可能写个什么全篇温馨的文,所以有些恐怖,当然这是我认为的,最近我怂了些

*结尾依旧有废话


    聂怀桑感觉自己睡的有些迷迷糊糊的,做梦都有些迷迷糊糊的感觉,梦境中的人有些模糊,梦里的声音有些吵闹,感觉自己只要凝聚一下注意力就可以马上醒来。

    可能是自己的意识在提醒自己还没完全睡过去,于是聂怀桑醒来了,感觉头有些晕晕的,聂怀桑缓慢的睁开了眼睛,结果才睁开一点,他就完全被吓醒了

    他看到床边站着一个人,或者说不上是人,因为更像是一个类似于影子般存在的东西,全身黑黑的,在自己看到的时候就“嗖”的一下,消失了,月光从窗口倾泻下来,照亮了“他”曾站着的地方。

    聂怀桑非常害怕,他想起来,却发现自己全身都麻了的感觉,眼睛睁开那一点之后就再也没办法继续睁大了,嘴巴也张不开,发不出去声音,他努力的想要从床上起来,却异常难做到,只是将腿曲起来了一点。他非常的急切的想要起来,终于,他睁开了双眼,发现这只不过是一场梦境,他看了看床边,发现并没有什么月光,或者说,今晚根本就没有月亮。这更证实了那是一场梦,不过因为这场梦,他也被吓出了冷汗,急忙下床跑到他大哥屋前,不知道为什么,他总感觉有些过于安静了,过于诡异的安静。他敲了敲聂明玦房门的门,这次门打开的很快,有多快呢,就好像有人专门在等着他敲门似的,他一敲门门就开了,然后聂怀桑爆发出一声尖叫,他看到了什么?!一个女人,长发女人,穿着丧服,吊在房梁上,两只眼睛已经被挖掉了,空洞洞的,脸上还有两道血痕,微笑着对着聂怀桑。

    聂怀桑“又”醒来了,他感觉全身都冰冷冰凉的,都是冷汗,他这回是哭着跑去聂明玦房间的,在门外用力拍门,哭喊着“哥哥”,聂明玦本来睡的挺好,一下子就被惊醒了,急忙的打开门一看,发现自家幼弟在那哭。

    “怀桑,怎么了?”聂明玦询问道。

    聂怀桑不说话,只是哭,聂明玦怕他着凉了,便先把他抱进房间,不停地低声安慰他,终于,聂怀桑的情绪开始稳定了下来。

    “哥哥,好可怕。”聂怀桑抽噎着说道。

    “怎么了?”

    “我梦到好可怕的东西,好害怕,就在这里,还有我自己的房间。”

“哥哥,你不是鬼吧。”

聂明玦听到幼弟说那句话的时候,忍不住笑出声。

“当然不是,怀桑,不净世是不会有鬼的。”

“怀桑要回去自己房间睡吗?”

    聂怀桑摇了摇头。

    聂明玦只好把他抱上床一起睡,聂怀桑一直紧抓着聂明玦的衣服,小小的身躯不停地抽动着,聂明玦轻抚他的背借此来安慰他,终于,两个人都进入了梦乡。

    第二天聂明玦醒来的时候,聂怀桑已经微微松开了一些手,正躺在他的怀里睡的正香,聂明玦轻手轻脚起床,以免吵醒他,今天是中元节,要做的事情很多,做法事、祭祀祖先之类的,总之是很忙的一天了,是绝对不能赖床的!

 ——————————————————


第一个梦,是自己之前下午睡觉的时候做的梦,当然还是有些许感动的了,当时梦里面的自己是挺害怕的,毕竟全身都很难动,我到现在还记得梦里的自己当时的想法:我是不是触电了?而且那个梦好真实啊,特别是梦里当时正在睡觉的我,我还没完全睡熟的时候就是做梦都是有些模糊的,不过跟现实还是有不同的,就是当时梦里是有阳光照射进来,而现实中并没有。

里面桑桑的反应其实大部分都是当时梦中的我的反应,醒来看到有个黑影“咻”的没了,然后很害怕,却发现自己起不来,然后就很急切的想醒来,整个人也是陷入了恐惧之中,终于,我醒来了,非常的淡定的睁开眼,我并没有害怕,毕竟以前有过一个差不多的经历,然后感觉脑袋沉沉的继续睡了。

 


评论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