种田插秧刘酒稞

努力成为道系酒中

*ooc,雷,文笔渣
*第一人称

我突然间从噩梦中惊醒。梦中的场景还映在我的脑海中——我抱着大哥的身体,帮他把头缝上。也许是梦境太过真实,所以我虽然知道这不过是一个梦,但还是感到害怕,害怕梦中的一切都是真实的。于是我爬出被窝,随便披了件外套,走出房门,喝了杯凉水冷静一下,还顺便打开了大哥的房门看了一眼,看到他安然的躺在床上睡觉,我也就松了一口气。
也许是晚上做了噩梦的缘故,早上的时候我起的特别晚,这不过起的晚也没什么,反正是暑假,就算我睡到下午一两点大哥都不会管我。我醒来的时候看了看房间,什么时候变的那么洁白的,自己一点印象都没有。洁白的窗帘、洁白的被子、洁白的衣柜、书柜和床头柜,还有洁白的书桌,总之,一切都是洁白的,而且全都一尘不染,房间里的事物也都码放的整整齐齐的,还有不知道什么时候,床头柜上多出了一束花。虽然觉得根本不像自己的房间,但我的意识告诉我:这就是我的房间。也许是我不在的时候大哥帮我弄的吧,而且我才回来一天,不熟悉也很正常。
起床后照常的刷牙洗脸,订外卖,然后开电脑打游戏,一直玩到晚上八点半——我大哥回来的时间——才停止。大哥回来的时候,问了我一句很奇怪的话:“醒来了吗?”我就算平时再怎么爱睡懒觉,也从没有睡到过晚上啊!只不过我还是回答了一句“嗯”,毕竟我大哥挺凶的,我有点怕他。因为大哥不会做饭,我也不会做饭,雇的阿姨又因为这几天有事回家没办法帮我们做饭,所以我们哥俩只好一起吃外卖。吃饭的时候,我不知道大哥究竟怎么回事,一直在跟我讲小时候的事情,这根本不像平时的他,他平时废话能多讲一句都算是稀奇了,但是我也不敢对着他说:“大哥你别那么多废话了。”所以只好听着。没办法,谁叫我怕他。
等到快十点我大哥才说完,只不过他停止的原因并不是真的说完了,而是有个电话打来了,所以就被迫停止了。大哥是到自己房间接电话的,还关上了门,我只能趴在房门上偷听他的话,这不过听不太清,只能模糊听到几个词语,例如“情况”和“醒来”。大哥究竟在跟谁通电话呢?又是在说些什么事情呢?我不禁在意起来了,又不太明白自己为什么要在意这些事情,因为根本就不重要。
我在临睡的时候,大哥突然到我的房间里来,说了一句话:“别睡了。”然后又走了。不是我说,这真的是非常奇怪了,怎么还有不让人睡觉的?但我也不敢问他究竟是怎么一回事。我躺在床上打算把床头灯关掉睡觉的时候,突然间发现床头柜上放着几瓶药,在灯光下看了看,并不是普通的感冒发烧的药,但究竟是什么药,我也不清楚,我更弄不清楚的是为什么要放在我房间,当真奇怪。感觉自从我回家后,所有的事情都是奇怪的,但又好像是理所当然的,自己也说不出原因来。
于是在接下来的一个月中,我都想去探究原因,然而在每次快接近答案的时候,答案都会溜的没了影子,我也尝试过去问大哥为什么他每天晚上都要说那些往事,但不知道为何我开不了口。直到一个月后的某一天,我打开电脑浏览网页的时候看到了一条一月前的新闻,是在讲一个中学生在回家的路上出了车祸,司机肇事逃逸,那个中学生幸得路人及时拨打了120,才捡回一命,不过成了植物人。我看了那条新闻后,突然觉得一切都可以解释的通了,我就是那个中学生,这个地方明明很奇怪而我却又觉得理所当然,是因为这是个梦境,而大哥对我讲那些往事,是因为要唤醒我。
答案找到了,我自然就醒来了,时间是在晚上,大哥坐在我床旁,用手支着脑袋。我虚弱的叫了一声:“大哥。”
大哥惊愕的抬起头,似是有点不相信,不过他很快的就反应过来了,然后按了几下呼叫铃,接着问了句:“怀桑,你感觉还好吗?”
“嗯。”
“我好像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

评论 ( 1 )
热度 ( 40 )

© 种田插秧刘酒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