种田插秧刘酒稞

谨慎关注,码字随缘
更喜欢别人直接叫我名字,而不是使用敬称
有cp洁癖
严重话废
严重拖延症患者
性格古怪
不好相处
主吃bl其次gl最后bg(屈指可数)
最爱宝井&我家熊
努力成为道系酒中
QQ:2656270941

上课无聊的产物

*ooc、雷,主单人

聂怀桑在封棺大典结束后,就寻了个时间,去看望蓝曦臣,虽然他从传言中知道了些许关于蓝曦臣的近况,但究竟如何,还是得亲眼看到,毕竟眼见为实,耳听为虚嘛。
见到蓝曦臣的时候,虽说心中多少有点准备,但亲眼看到的时候,到底还是吃了一惊,他没想到蓝曦臣居然到现在都还没从那次的事件中缓过来。
两个人面对面坐了一会儿,聂怀桑察觉气氛实在太过尴尬,于是开口道:“曦臣哥,近来如何?”
蓝曦臣却答非所问:“怀桑,阿瑶说的,都是真的吧。”
聂怀桑笑了笑,没回答,算是默认了,蓝曦臣叹了口气,道:“为何要这样做?”
聂怀桑并没有回答这个问题,而是问道:“曦臣哥,你说,我大哥还会回来吗?”聂怀桑见他摇了摇头,继续道:“曦臣哥,你失去了一个最好的朋友,心情我多少可以理解,可是我失去的是在我这世上唯一的兄长,一直以来庇护着我的兄长,他是我的至亲。所以,你说,我为何要这样做,罔顾他人的感受和性命,只为达到自己的目的。”
“大哥是不会希望你变成这样的。”
“可是曦臣哥,他再也回不来了,我也已经回不去了。”

——————————————————
就是觉得桑桑会叫他曦臣哥,而不是二哥

评论
热度 ( 9 )

© 种田插秧刘酒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