凑合着看吧,我不会开车

稚子(上)

*ooc
*只发了一半,另外一半过几天
*端午节快乐
*桑桑在末尾才出场

     彼时的聂明玦,也不过四、五岁年纪,他坐在门槛上,看着府中上上下下,一片喜庆的红色,家仆们也忙忙碌碌的准备着什么,每个人脸上都带着笑容,便知道月前父亲同他说的人,要来了。那是一个怎样的人呢?他不知道,他只知道这人以后就是他的“娘亲”了。聂明玦对母亲这个概念很模糊,在他的现有的人生历程中并没有过母亲这个角色,他母亲在他出生没多久就去世了,死因是产后血崩。他是被乳娘带大的,所以母亲究竟是什么呢?他不清楚,只是想:“大概同乳娘差不多吧。”所以他并不对那个人抱有什么期待感,只是隐约觉得...

聂家姐妹记

*ooc,雷
*现代,性转
*我先给大哥道个歉,真的非常抱歉!请不要砍我谢谢!

聂怀桑很羡慕她姐姐,身材高挑,前凸后翘,肤肤白貌美,一头青丝浓密柔润,运动神经极好,学习成绩也经常名列前茅。如果除掉太过严肃和极易发脾气这两个缺点的话,那她姐姐,简直可以说是天神创造的最完美的一个人,可惜了,世界上没有十全十美的事情。至于聂怀桑自己呢?有人评价她长相可爱,当然她自己也是这样认为的,但是她觉得自己除了这个之外,没啥优点了,因为她不管前面还是后面,都是平的,跑个五百米就累的气喘吁吁,学习成绩就别提了,而且性格软弱胆小。聂怀桑觉得,她姐姐就是家长口中的“别人家的孩子”,而自己则是经常听到“你看看别人家的孩子...

上课无聊的产物

*ooc、雷,主单人

聂怀桑在封棺大典结束后,就寻了个时间,去看望蓝曦臣,虽然他从传言中知道了些许关于蓝曦臣的近况,但究竟如何,还是得亲眼看到,毕竟眼见为实,耳听为虚嘛。
见到蓝曦臣的时候,虽说心中多少有点准备,但亲眼看到的时候,到底还是吃了一惊,他没想到蓝曦臣居然到现在都还没从那次的事件中缓过来。
两个人面对面坐了一会儿,聂怀桑察觉气氛实在太过尴尬,于是开口道:“曦臣哥,近来如何?”
蓝曦臣却答非所问:“怀桑,阿瑶说的,都是真的吧。”
聂怀桑笑了笑,没回答,算是默认了,蓝曦臣叹了口气,道:“为何要这样做?”
聂怀桑并没有回答这个问题,而是问道:“曦臣哥,你说,我大哥还会回来吗?”聂怀桑见他摇了摇头,...

deideidei!

小段子

*ooc
*我记得我没发过这个

七岁的聂怀桑(120)仰着头看着十二岁的聂明玦(172),问道“哥哥我可以变的和你一样高吗?”
“多吃饭、多锻炼就好。”
“除了这个呢?”
“没了。”
“哦”
聂怀桑并没有听聂明玦的话,没有锻炼也没有多吃饭,不过他的身高的确和当年的聂明玦一样了,永远的172。

*ooc,雷,文笔渣
*第一人称

我突然间从噩梦中惊醒。梦中的场景还映在我的脑海中——我抱着大哥的身体,帮他把头缝上。也许是梦境太过真实,所以我虽然知道这不过是一个梦,但还是感到害怕,害怕梦中的一切都是真实的。于是我爬出被窝,随便披了件外套,走出房门,喝了杯凉水冷静一下,还顺便打开了大哥的房门看了一眼,看到他安然的躺在床上睡觉,我也就松了一口气。
也许是晚上做了噩梦的缘故,早上的时候我起的特别晚,这不过起的晚也没什么,反正是暑假,就算我睡到下午一两点大哥都不会管我。我醒来的时候看了看房间,什么时候变的那么洁白的,自己一点印象都没有。洁白的窗帘、洁白的被子、洁白的衣柜、书柜和床头柜,还有洁白的书桌...

聂怀桑又把教书先生气走了!(ノ`⊿´)ノ

*ooc,雷,文笔渣

*只是感觉很可爱就写出来了,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写出来感觉就没那么可爱了

某天,聂明玦又为聂怀桑找了一位新的教书先生,但不过几日,那教书先生就到聂明玦面前,“啪”的一声,把书摔在了桌子上,怒道:“聂宗主你这个弟弟,我是教不下去了!当真是朽木不可雕也!”然后就走了。聂明玦那天心情本来还算不错,被教书先生这么一说,整张脸都黑了,然后就去聂怀桑房间里去找他了。聂怀桑一看到他哥来了,就知道大事不好,为了避免更严重的惩罚,他立马道:“大哥,我错了。”

“你还知道错了?”

“当然!”

“那你说说,这是第几次了?!”

“第、第七次。。。”

“亏你还知道!”

“大哥,我保证...

桑落

     *ooc,雷,烂到泥巴里的文笔

     *将军x伶人

     *只是开头,大哥还没出现,第一段的不算!(这tag打的我好心虚啊)

     聂明玦坐在书房里,望向窗外,庭院里铺满因秋季到来而挣脱树枝的金黄色的银杏叶,树叶还在无声无息的落下,仿佛在昭示它的一生已经到头,带着些许无言的悲怆。忽然他看到一名少年站在了树下,和记忆中的他一模一样,笑容也是,好像在等待着他。这是聂明玦看到...

新年快乐

*ooc,雷,文笔渣

       除夕夜,聂怀桑一人独自坐在正厅中吃着年夜饭,当真是味同嚼蜡,上好的美酒现在在他口中喝来也是无味的,像喝水一样,但他还是不停的喝,毕竟“借酒浇愁”嘛。喝着喝着他就感觉有人拍了一下自己的头,还挺重的。
“谁呀?!”他有些不耐烦的说道。
“我!”
        聂怀桑听到这个声音,一个激灵,酒就醒了,他转过头来有些惊愕地看着站在他身后的那个人,不敢相信似的伸出手按了按眼前人的身体,确定是真实的之后,聂怀桑头脑一片空白,不知道是该哭还是该笑...

© 二丫(别关注) | Powered by LOFTER